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科学幻想  »  无人岛女儿篇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无人岛女儿篇
当我再次醒过来之后,发现邮轮上似乎有些摇晃,待我出去后一看,不知什麽时候开始,天空中已经乌云密布,雷闪雷鸣,倾盆大雨。  而且还吹起了狂风暴雨,光是往前走都很困难,那个雨水用力地拍打在我的脸上,传来了阵阵痛感。  「各位乘客,请你们保持冷静,回到自己的房间,没事的,不用担心……」在甲板上响起了广播,在听到广播后,很多乘客都有些惶恐的进去了。  正当我也準备进去的时候,却猛然发现,我的女儿,居然还在船尾那里,因爲她身材比较娇小,根本赢不了这阵阵狂风,拼命的想过来,却越来越往后退,再过一会,估计她就要被吹到海里去了,此时此刻,我什麽也没想,顺着风势往她那边跑过去,一边跑一边喊道「娜娜,不要害怕,爸爸来了,在坚持一下。」  而娜娜在看见我之后,对我伸出了手,拼命的喊道「救我啊……」  在我要接近娜娜的时候,忽然风势增大,我越过了娜娜,被吹向了海里,就在这个危急关头,我抓住了船沿的栏杆,才保住了性命。  随后我立刻爬进去,来到娜娜身边,她将我紧紧抱住,冰凉的胸部轻轻贴在我胸口,而且还有突出的两点,看样子好像没穿胸罩,哎,都这个时候我在想什麽。  就在这时,张丽忽然从下面跑了上来,估计是找不到我们所以很担心,不过当她看见我们以后立刻放下心来,而我抱着娜娜,準备向她那边走过去。  我满脸的惊恐,一时间停在了原地,因爲我发现,一股滔天的巨浪向我们袭来,那个高度远远盖过了这艘邮轮,就那样,巨浪无情的压倒在这艘邮轮身上,整艘邮轮都翻船了,而我也被巨浪扑倒在了海里面。  在海里面让我窒息,但是我此刻担心的确实,张丽和娜娜到底怎麽样了,于是唤起了我的求生意志,我拼命的往上游,后来终于浮出了水面,只见整艘邮轮已经七零八落了,沈下了海底……  我趁机抓到了一块漂浮过来的木板,这估计应该是船上的木门之类的零件,抓到它以后终于让我轻松了一些,于是我开始寻找我的前妻和女儿。  即使找到又如何,整艘船都没了,我们也会死在大海里,这几个问题,我刻意的不去想……  我来来回回张望着,却怎麽也看不见我要找的人,一种叫做绝望的东西出现在我的心里,我甚至想一起淹死在海里算了,给她们陪葬。  就在我行将枯灭之际,一个小脑袋浮出来水面,但是因爲有些远,我不知道是谁,所以我拼命的游过去,一点一点的接近,最后终于来到这里。  「是娜娜,太好了。」我忍不住脱口而出,不过我还来不及高兴的时候,娜娜似乎又往下沈了,我急忙抓住了她,因爲她人比较小,我将她推上了门板上,而我则抓着门板的边缘,这时候,娜娜也回複了意识。  当她看见这空白的海平线,久久不能置信,她急忙问我道「妈妈呢?妈妈呢?她在那里,我的妈妈……」  当她说到张丽的时候,我心咯噔一响,此刻我心乱如麻,急忙安慰道「不要担心,你妈妈一定会得救的,像我们一样,再等等。」  说道最后,我自己也不太相信这种可能性,我该如何是好。  「爲什麽获救的会是你这种人,爲什麽不是妈妈,你爲什麽不死了算了。」娜娜终于哭泣着,咆哮着,她的苛责就像在我的心口割了几刀,如果可以的话,我也希望获救的是张丽。  「不管你怎麽骂我都可以,我离开了你这麽多年,你恨我,这是理所当然的,但是我始终是你父亲,无论如何,我都不会让你死在这里,相信我……」  在我说完这番话后,娜娜哭的更厉害了,我们就这样一直漂流着,已经过了一天了,而我们早就不知道漂流了邮轮沈下去的地点多远了……  娜娜侧躺在门板上,她的嘴唇有些发紫,微张着小嘴,夜晚的海面上分外的冷,她紧紧抱住自己,眼神空洞地盯着海面,虽然我有穿白色衬衫,但是此刻也已经湿透了,我也不知道该怎麽办。  又过了一天,糟糕的天气已经过去了,现在是烈日炎炎的中午,娜娜依然躺着,嘴唇干裂,看样子似乎很渴了,其实我也渴了,而且我的脚泡着海水非常不舒服,就在这个时候,我想起了前两天捡起来的一个背包,就背在我后面,以至于我都忘记了。  我打开了背包,天无绝人之路啊,我居然在里面发现了两瓶水,而且还有匕首,湿透的香烟,手表,火机,还有一块巧克力。  我急忙说道「娜娜,有水了,你看……」  女儿终于动了,看向我这边,跟我说道「我要……喝水……」  我拿起了矿泉水瓶,可是一到手里我就发现了,轻的要死,尼玛的,早就已经喝完了,还放进背包?这麽环保?而娜娜也看见了,陷入了绝望。  我不死心,又拿起了另外一个矿泉水瓶,入手有些重,我惊奇的喊道「太好了,还剩下半瓶没有喝完。」  我讲矿泉水递给了女儿,她没有接,因爲她也看见了,就这麽半瓶水,她眨巴着眼睛,看着我,说「要是让我喝了,你喝什麽?」  「你不用管我,只要你能活下去,少喝点水又不会死,是不是……」看了眼瓶里的水,我舔了舔干裂的嘴唇,试图喂娜娜喝水,原本我以爲她会抗拒,没想到却老实的喝下去了。  看见瓶子里还剩下那麽一点水,不愿意浪费,我把它倒进了自己干枯的嘴里。  我又拿出那一小块巧克力,捏成小块,喂她吃,「巧克力可以补充能量啊,虽然女孩子平时吃会发胖,但是现在却是个好东西啊,哈哈……」  娜娜看着我,眼神似乎比以前柔和了很多,浅笑了一下……  我们就这样飘啊飘,又不知道飘了几天,我已经失去了知觉,就这样昏昏沈沈的倒下去了……  ……  当我再次醒过来以后,发现我已经不再漂流了,而是在一处海滩上,难道说我们已经回到了陆地上?真是太好了,但是我却没有丝毫动弹的力气了,好像把这辈子的力气都用完了,腹中更是饿到前胸贴后背。  就在这个时候,我看到有个青春美少女朝我走过来,手里还拿着葡萄,她把葡萄放在嘴里嚼了嚼,随后打开了我的嘴,嘴对嘴跟我接吻,那充满青涩酸甜的气息让我难以忘怀,不知道是葡萄,还是她的唇,难道说,此刻我已经到了天国?  有了葡萄的果腹,我的身体渐渐的充实了起来,再加上微风徐徐的吹起,我又睡了过去。  当我起来后,发现身上有股负担,我一看,原来是娜娜趴在我的身上,躺在我的胸口,随后她似乎发现我醒过来了,站起来,俏脸微红的说道「不要误会,只是你昨晚好像很冷的样子,我就想帮你取取暖。」  「原来如此。」我并没有多想,不过刚才那种感情挺不错的,这孩子如果平时也能这样跟我亲密那该多好,我四下张望着,问道「我们现在是在那里?」  听我的问题后,娜娜的眼神有些失落,最后低声说道「我去调查过了,这里似乎是一座小岛,什麽人也没有,不过还好长着一些水果,还有河流。」  我急忙往岛上跑,越跑,我越是相信,这阵的是一座小岛,在岛的中央有一座小山,四处都是树林。  咕咕咕……  就在这个时候,传来了奇怪的声音,娜娜有些不好意思的捂着肚子,最后连我的肚子也叫起来了,我问道「你不是说岛上有些水果吗?怎麽会还饿着肚子?」  「那是因爲,岛上面的森林里,好像有些野兽,我一个人很害怕,不敢进去……」  「没事,有爸爸在这里,我会保护你的。」  娜娜点了点头,随后我取过背包,我记得里面有一把匕首,讲它取了出来,正準备进去看看有没有什麽食物可以吃,而娜娜却忽然拉住了我的衬衫,跟我说「我也要和你一起进去。」  「那怎麽行,万一遇到危险怎麽办?」我严重不同意,里面也没有调查过,谁知道有什麽东西。  但是娜娜的眼神却很坚决,她留着眼泪,说道「我已经不想再失去任何人了,要是你死了,我也要孤独的留在这个岛上,还不如一起死了算了。」  我轻轻擦去了她的眼泪,将她搂在怀里,是啊,我怎麽没想到呢,现在我已经是娜娜唯一的依靠了。  「我答应你了,但是你要记住,不要离我太远,知道吗?」我叮嘱道。  「嗯。」娜娜乖巧的点了点头。  我拉着她柔若无骨的小手,一边往森林里面走去,当我们越往里面深入的时候,我急忙挥手示意停下来,因爲我看见了野兽,就在不远处,娜娜也放缓了脚步,我仔细一看,原来那是一只狐狸,此刻这只狐狸正在追捕者一只山鸡。  那只山鸡没跑多久,就被后面的狐狸扑了上来,狠狠咬住了山鸡的脖子,撕扯着,一直到山鸡死得不能再死,狐狸才停止了动作,随后它正要準备进餐了。  而我看见那只山鸡早就流口水了,没想到还能捡现成的,我对娜娜说道「你在这里不要动,今天我们有大餐吃了。」  「恩。」娜娜点了点头。  因爲害怕狐狸把山鸡给吃掉,我如同猛兽一样的沖了过去,举着匕首,如果可以的话,我想把这只狐狸也一起宰了,不过那只狐狸在发现有个庞大的人沖了过来,二话不说就要跑了,但是它又停了下来,显然对那只刚到手的山鸡有些依依不舍。  在我跑得更近的时候,狐狸终于灰溜溜的逃跑了,老是听人家说,狐狸这种动物非常狡猾,如今看来果真如此。  我拎起了山鸡,我小时候也是在农村里长大的,掏鸟窝,钓鱼,打猎,没少干过,随后我往附近的树顶上张望着,带着娜娜,找了十几分锺,终于让我发现了几棵苹果树,上面结满了红灿灿的小苹果,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。  虽然上面有些高,但是我应该爬得上去,于是我将山鸡递给了女儿,说道「爸爸要爬上去摘些苹果,你帮我拿一下。」  在我这麽说的时候,娜娜显然有些不愿意,大概从来没有见过野生的山鸡,而且还血淋淋的,不过在挣扎了一会之后,她还是硬着头皮拎住了,「小心点啊。」  「你在树下等我,千万不要到处跑,知道吗?」  「恩,知道。」  就这样我开始爬树,只不过这项功夫比我想象的还要艰难,明明小时候就像猴子一样,现在变成了笨重的大人,反而失去了一些本领。  不过我还是继续往上爬,终于,我的手就要够到苹果了,在爬高一点,我终于碰到了,我折断了枝条,几串苹果往地上扔,估摸着应该也够吃了,不能摘得太狠,毕竟不知道要在这座岛上呆多久,多留点资源比较好。  「啊!!!———」  就在这个时候,我听到了娜娜的尖叫声,我一慌神,讲树枝给踩断了,整个人掉了下去,最后砸在了地面上,我的脚顿时有些生疼,但是我顾不上那麽多了,我发现树下的娜娜不知道什麽时候已经不见了,而山鸡被扔在地上。  「救我!——」  女儿再次发出了尖叫,我从声音确定了娜娜的位置,在不远处的一片灌木丛里面,等我赶到这里之后,我发现灌木丛里面挂着一件破裂的粉红色连衣裙,估计是女儿进去的之后,不小心被灌木丛给勾坏了 .随后我也挤进了灌木丛,只见娜娜赤裸着倒在草地上,就剩下一条纯白色的内裤,我还没有明白发生了什麽事,就看见娜娜的眼前有一条蛇,这种蛇连我也没见过,但是此刻我已经顾不上其他了。  我捡了一根树枝,也不怕自己也被咬,朝那条蛇就是狠狠的一顿打,又狠狠的一顿踩,最后那条蛇大概是被我疯狂的样子给吓坏了,钻进了草丛里溜走了,直到这个时候,我才觉得惊恐万分。  「没事了,娜娜,我不是都叫你不要乱跑吗?爲什麽会在这里?」  我转身面对着娜娜,而她看见我的眼光立刻用双手遮掩起了身体,抽着鼻子,说道「我也不想啊,但是刚才我想上厕所,就想找个地方,我的连衣裙也被树枝给勾破了,然后我也不管了,就在这里小便,谁知道这条蛇突然就出来了。」  我总算明白了前因后果,毕竟娜娜也是个含苞待放的小女孩,会害羞也可以理解的,正当我想把衬衫脱下来给她穿的时候,娜娜却忽然对我说道「好奇怪,我感觉胸部有点痛,而且头还晕晕的……」  听到娜娜说的这番话,再想到刚才那条蛇,我连忙掰开她遮住胸部的双手,她很害羞的说道「你想干什麽啊!我是你女儿啊。」  我定睛一看,发现女儿那白嫩的小乳房,还有两颗含苞待放的粉红色乳头,我不知觉的咽了口唾液,连忙驱散了自己的邪念,因爲我看见了,就在乳头旁边几毫米的位置,有两个血色的小孔,而且已经有些发青了。  「娜娜,你的胸部刚才已经被蛇给咬到了,你都没有发现吗?」我镇静的说出这番话。  而娜娜却似乎不敢置信,随后她也看着自己的胸部,最后终于看见了蛇牙要咬过后留下的伤口,直摇头道,「怎麽可能,……难怪我刚才有点痛。」  「那我该怎麽办?万一是毒蛇怎麽办?我不想死啊……」  看着娜娜难过的样子,身爲一个医生,以目前的环境来说,只剩下一个办法了,但是这个办法娜娜一个人却是做不到的,而且我也是个父亲,怎麽能这样……  思想挣扎了好一会,但是我同时知道,时间不能拖太久,如果真的有毒的话,毒素很快就会扩散到全身了,到时候真是不敢想象。  我根本没有考虑的余地,于是,我坦白的对女儿说「现在只剩下一个办法了,那就是,爸爸帮你吸毒。」  听到我的话后,娜娜整个人都定住了,其实她刚才也想到了这个办法,但是她毕竟是个女孩子,怎麽可能做出这麽丢人的事情,让自己的亲生父亲在哪里吸毒。  但是娜娜更不想死在这里,我们眼神对视着,我尽量想传达给她,放心,有我在。  最后,娜娜咬着嘴唇,轻轻点了点头,随后她慢慢松开了遮住胸口的双手,也许是太过于羞涩,她双颊绯红,闭上了眼睛。  而我,也渐渐的将自己的脸靠近了娜娜的胸部,这时候我才发现,娜娜的乳房发育的比同龄孩子还要好,估计也有C罩杯了吧,它就那样挺立着,那两颗小樱桃,似乎在挑逗我,快点来吃我吧,我吞了吞口水。  我张开了嘴巴,一点一点的靠近了女儿,然后轻轻的含住了她的小樱桃,此刻,她的小半个乳房已经被我含在嘴里,我温柔的吸允着,时不时用湿热的舌尖舔着它乳晕上的伤口,而女儿也终于忍耐不住,发出了勾魂的叫声。  而我似乎受到了鼓励,更加卖力的吸允着她的奶子,然后将洗出来的东西吐在地上,就这样反複吸允了无数次,而女儿也捂住嘴巴尽量不让自己叫出来,虽然情非得已,但是毕竟她还小,怎麽经得起这样的挑逗,在我的吸允下,她的粉红色乳尖也微微的翘了起来。  而我在反複吐毒血的时候,无意中看到女儿的纯白色内裤,似乎已经变成了一片潮湿,紧贴在它的阴阜上面,一小片稀松的毛也若隐若现的,而我不知道在什麽时候,下面的老二直挺挺的翘了起来。  我的妈呀,这不是要我的老命吗,虽然是自己的女儿,但是我也是个有生理反应的正常男人,赶紧将自己的邪念收好,转移自己的注意力。  后来,我觉得吸得差不多了,就停了下来,我连忙转过了身子,看起来像是不去看女儿的躶体,而实际上是我的老二已经顶起了高高的帐篷,爲了不让女儿看见,所以我才转过了身。  我脱掉了身上的衬衫,递给了女儿,而她也接了过去,穿在了身上,也许是因爲发生了太尴尬的时候,在回去的时候,我们两个人什麽话也没有说。  在回去的路上,我顺便在附近找了一些草药,说不定能帮女儿治好伤口,好歹我也是个中医,对于草药还是有些了解的。  在回到了沙滩上以后,爲了摆脱这个气氛,我连忙抓起了山鸡,跑到了海边,将这只山鸡拔毛,挖掉内髒,在处理好以后,山鸡看上去小了很多,不过还好也有不少的水果,应该够吃了。  当我正想去寻些柴火的时候,发现女儿已经从不远处抱着一些枯枝败叶,我的衬衫穿在她身上勉强能遮住大腿,海风轻轻的吹来,衬衫飘了起来,虽然只是一瞬间,但是我竟然发现,女儿的内裤居然没有穿,不过我猜测女孩子都比较喜欢干净,所以拿去洗完正在晒吧。  把整只山鸡串好以后,我点燃了树叶,再用手轻轻的扇了几下,很快的连树枝也跟着一起起火了,随后将山鸡架在火堆上,在烤了十几分锺后,整只山鸡发出了诱人的香味,真是令人食指大动。  我掏出了匕首,割了一个鸡腿递给了女儿,然后我也来一个,已经不知道几天没好好吃过东西了,我们都吃的津津有味,虽然没有调味料,但是在海水洗过之后,山鸡还是有些鹹味的,如果可能的话,下次还是搜集一些海盐比较好。  「来,多吃点,你现在可是长身体的时候。」我将剩下的半只鸡都给了女儿,开始吃起了苹果。  「爲什麽你老是要对我这麽好?在海上的时候也是,明明十几年都没有见过我了。」娜娜低下了头,幽幽的说道。  「这还用说吗?我是你爸,你说这世界上有那个父母对孩子不好的,快吃吧,别想太多了,吃完早点睡。」见到女儿执意不肯吃,我无奈之下只好自己吃了。  「那我以后能叫你爸吗?」  当女儿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我惊讶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,这说明了娜娜她也终于开始接受我这个父亲了。  「傻孩子!」我将娜娜搂在自己怀里,而她也靠在我身上。  旁边的篝火仍然在燃烧着,虽然是夏季,但是吹着海风还是有些冷的,女儿就这样沈沈的靠在我胸口上睡着了,那柔软的触感,让我有些不知所措,要是她不是我女儿,恐怕我早就失去了理智了。  在这种情况下,我又怎麽可能睡得着,无聊之下翻起了我今天采集的那些草药,其中大部分我都认识,外敷的,内服的,治疗伤寒感冒的,然后我发现了一棵从来没见过的草药,总觉得有些眼熟,但就是想不起来了。  应该没有毒吧,我摘下了一小片药叶,放进了自己的嘴里,没想到味道还挺好吃的,难道这不是草药而是某种野菜?如果是这样的话,可是个大发现啊。  看见自己也没什麽异状,我又吃了一些野菜,只是吃完没多久,我就感觉自己似乎有些燥热,一股无名的浴火升了起来,而且我的老二也开始硬了起来,这真是见鬼了,爲什麽会发生这种事情?  我忽然想起了什麽……,这不是野菜,而是叫淫羊霍的催情草药,不但能提高性欲,而且还有勃起的作用。  现在的我,感觉浑身难受极了,就在这个时候,女儿忽然翻了个身,她的睡相很不好,白色的衬衫被卷了起来,纽扣也不小心松了几颗,露出了她半边的饱满酥胸,更让我喷血的是,她的下半身如今什麽也没有穿,我清晰的看见她私处上面的细密绒毛,由于她的一双美腿张得很开,连那粉红色的秘密花园我都看得一清二楚。  我的天啊,你对我太好了,瞌睡送枕头,可是她是我的女儿啊……这不是要我的命吗也许是我吃了太多的催情草药,虽然我有心想离开这里,但是脚却挪不开步子,而眼睛也直愣愣的盯着女儿充满了诱惑的身体。  「我到底该怎麽办…,啊对了,我可以打手枪,只要射出来大概就没事了。「我脱下了自己的裤子,掏出了涨的发红的肉棒,看着女儿,我不知不觉中来到了她的后面,双眼发红的盯着女儿的私处,握着我的肉棒就是一阵套弄,我开始幻想着用这根肉棒插进女儿的身体里会是什麽样的感觉。  我距离女儿越来越近,似乎有着一股不可违抗的意志在吸引着我,可是我套弄了好一会之后,仍然没有半点想射的感觉,难道是还不够刺激?  终于,我鬼使神差的来到了女儿的双腿之间,轻轻抬起了她的双腿,变成了M字形,我每一个动作都小心翼翼的,唯恐娜娜忽然之间醒过来,不过她似乎睡得比任何时候还要熟,并没有任何反应。  我的胆子逐渐大了起来,吞了吞口水,我看着女儿的私处,心理说服者自己,如果只是在外面摩擦一下的话,应该不算乱伦吧。  对,没错。  最后,我紧握着自己的肉棒,在马眼里面已经溢出了一些精液,说明我现在的状态非常的兴奋,如果不早点发泄出来的话,对身体不好。  然后我的大腿也终于贴住了女儿的臀部,我将肉棒轻轻的触碰了一下女儿的阴蒂,又看看她有没有醒,随后将我的整根肉棒都贴在女儿的阴道口上摩擦着,我差点忍不住叫了出来,这种美妙的感觉岂是用自己的手就能代替的。  我就这样一直摩擦着女儿,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发现肉棒上忽然开始变得湿润,我才惊讶的发现,原来女儿在无意识之中居然流出了爱液,有了爱液的滋润,我摩擦得越来越舒服,正当我享受的时候。  「啊……」女儿忽然叫了一声,吓得我浑身一颤,立刻停了下来,不过还好,女儿又继续睡着了,看来只是她潜意识的反应。  当我回过神的时候,我才惊讶的发现,刚刚我被吓得一颤抖,肉棒居然不小心滑进了女儿的阴道,虽然才进了肉棒的三分之一,不过那种少女特有的紧密感,让我如癡如醉,现在的我,只想继续享受这种快感,哪管得之前说过的话。  我两只手轻轻压着女儿的大腿往后,想让自己可以更加深入,当我的龟头都整个没根而入的时候,我轻轻颤抖着,在进到一半的时候,却遇到了阻碍。  凭着多年的经验,和身爲医生的知识,我知道那层阻碍应该就是娜娜的处女膜,这层处女膜告诉我,如今最多也只能进到这里了,不然一会女儿被痛醒的话,就得不偿失了。  就算只能进入一半,我也满足了,于是我开始在女儿的蜜穴里抽动着,那销魂的感觉让我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,在不知不觉中我逐渐加快了节奏,每次拔插的力度又增加了几分,而女儿即使睡着了,却也传来了微弱的喘息声。  渐渐的,我发现自己的肉棒已经快到了极限,虽然我很想射在里面,但是要是在这里怀孕的话,不用说也知道是我干的好事,最后我又剧烈的抽插了几下,终于我的精关一松,正当我準备马上拔出去的时候,却发现女儿的一双大腿却无意识的夹住了我的腰。  啊,我低吼了一声,憋了很久的浓郁精液如同水枪一样射进了女儿的蜜穴里面,而且一波未停,一波又起,我在女儿的体内连续抽搐了七八次,才把精液全部都射进了里面,那无与伦比的快感让我欲罢不能。  当高潮后的快感逐渐冷却后,我的身体终于恢複了正常,想起自己身爲一个父亲,竟然对女儿做出这样的事情,十分的羞愧,但是另一边,我又觉得这种感觉也不错。  我轻轻的将女儿夹住我的双腿松开,从背包里拿出了一包纸巾,只见大量的白色的液体从女儿的蜜缝里流淌了下来,非常的淫秽,但是却搞得我想再来一次,拼命的忍住了自己的欲望,随后细心地将女儿下体的精液擦干净,不然第二天很难解释。  之后,我传来了阵阵睡意,就在女儿的旁边睡着了……  ……  就这样过了一周,起初还以爲女儿发现了我做的那些龌龊事,不过看她自然地样子,应该是没有发现,幸好她的睡癖像我,不过从那以后,我就再也没有碰过娜娜的身体,我以爲我能够忍得住,可是每一天夜里,我都睡不着。  脑海里想的,都是和女儿做爱的事情,明明知道不可以,但是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去想,如果能够再来一次那该多好。  女儿似乎发现我的目光有些奇怪,问道「爸,你怎麽了?」  「啊,没什麽,早点睡吧……」  女儿点了点头,还是把我的胸口当做枕头睡觉,因爲没有被子,我们睡觉的时候只能这样互相取暖,在过了一段时间后,我发现女儿似乎睡着了,但是我又不敢确信,现在没有吃那种催情草药,我的胆子似乎小了很多。  「娜娜,你睡着了吗?」我轻轻的问道,然而女儿躺在我怀里,没有回答,如果这个时候我发现她的眼睛是微闭着的话,恐怕也不敢做出这种事情。  看到女儿似乎睡着了,我调整了一下姿势,让女儿枕在我左边的手臂上,在看她没有反应后,我缓缓的将手伸到了她的胸前,隔着衣服抚摸了一下,那丝滑细腻的手感让我迷醉,我逐渐加大了力度,从下往上地揉捏着她的乳房,但是这种程度又怎麽能满足我。  我悄悄将手伸入了她的衬衣的缝隙里面,那种零距离的触感真的是太爽了,我一边轻揉着她的酥胸,一边挑逗着她的的乳尖,很快她的乳尖因爲我的抚摸而变得挺立,当我正想进入下一步的时候,突然,女儿睁开了双眼,抓住了我的右手。  「爸,你爲什麽要做这种事,跟变态又什麽区别?」女儿就这样苛责我。  可是这个时候我已经顾不上那麽多了,反正上次不做也做了,我强行脱掉了她的衣服,随后用力地压在她身上,紧紧抱着她,说道「娜娜,你知不知道你每天穿成这样子,对爸爸来说有多难受,爸是个正常的男人,而且在这个无人岛也不知道这辈子有没有机会获救,到时候我们父女两就要相依爲命一辈子了。」  听完我的话,女儿的内心有些松动,而且她想起了这些日子以来,我爲了让她活下去,连自己的命也不顾,而且她已经暗暗发誓,有机会一定要报答我的恩情。  爲了不让她思考太多,我一边揉着女儿的奶子,一边在舔着她的脖子,我猜测她的敏感地带应该和她妈差不多,果然不出我所料,在我湿滑的舌头在她脖子边缘来回舔弄的时候,她发出了急促的叫声,随后,我又把舌头移动到她的耳朵这里,轻咬着,舔弄着。  然后舌头又舔着她粉嫩的脸颊,最后和她嘴对嘴,我将自己的唾液顺着舌头流进她的樱桃小嘴,女儿在悴不及防之下牙关一松,我的舌头就顺利的趁虚而入,我找到了她有些胆小的香舌,温柔的带领着它。  很快女儿就失陷了,双手搂着我的脖子,眼睛迷离的看着我,最后又闭上眼睛回应着我的湿吻,对于女人来说,有时候一个恰到好处的湿吻,完全能够挑起她的情欲,现在的娜娜也是,我们彼此吸允着对方的舌头和唾液,她从生疏而逐渐变得熟练。  我的两只手也没閑着,揉搓着女儿白皙又柔软的乳房。  「爸,只能摸而已哦,我还没有心理準备……」女儿那羞涩欲滴的俏脸,让我觉得更加兴奋。  「我知道了。」  这一次,我光明正大的将女儿的乳房含进了自己嘴里,我整条湿哒哒的舌头上下舔弄着她的乳晕,时不时地转一下圈圈,这种嫩滑的口感让我欲罢不能啊,而女儿似乎也越来越兴奋了,扣住了我的脖子,将我的头拼命地往她胸上压过去。  我乐得其成,舔得更加的卖力,于是悄悄用手往她的下体游过去,当我的手指抵住她的细缝时,那如同决堤般的液体已经沾满了我的手,于是我将她的爱液抹在她的阴蒂上,就这样用手指转动着,而女儿也夹紧了双腿,正当她想说点什麽的时候,我再一次堵住了她的樱桃小嘴,而女儿的理智再一次沦陷在我的湿吻中。  最后,我打开了她的双腿,她拼命的挣扎着,仿佛知道我接下来要干嘛,说道「爸,不是说好了只是摸一摸的吗,不要这样,我,我还是第一次……」  我轻吻了一下女儿的嘴唇,温柔滴说道「不用怕,爸爸答应你,只是在外面摩擦一下,绝对不会放进去的,你要相信爸爸。」  看着我的眼神,虽然有些担忧和羞涩,但是最后娜娜还是轻轻点了点头。  我的前戏已经做得很足了,于是脱掉了自己的裤子,还有女儿的衣服,掏出了我硕大的肉棒,而女儿在看见后,露出了惊恐的面容。  「爸,你的那个……怎麽那麽大,看上去很可怕的样子。」  「宝贝,不要害怕,要知道我就是用这个东西才有了你,来,你抓抓看。」  我跪坐在女儿的胸前,将肉棒放在她面前,她有些害怕,但是也有些好奇,最后轻轻握住了我的肉棒,有些不好意思的说「爸,你这里怎麽那麽硬?」  「那是因爲它喜欢你啊,因爲你当初也是这里的一部分,娜娜,来,帮爸爸舔一舔好不好?」  娜娜有些抗拒,但是随后一想,说不定等爸爸射出来以后,就不会和她做爱了,于是她点了点头,答应了,握住我的肉棒,有些无助的看着我「可是爸,我根本没做过这种事情……」  「不用担心,你只要用爱心去对待它就行了。」  在我的说服下,女儿似乎同意了,她先是用小舌头轻轻舔了一下我的肉棒,说道「味道有些怪怪的。」  女儿好像吃冰淇淋一样的生疏舔法,已经无法满足我了,于是我按住了她的头,将肉棒塞入了她的口中,正当她想抗议的时候,我说道「就这样含着爸爸的肉棒,用舌头卷着它,爸爸会很高兴的哦。」  由于娜娜现在无法说话,只好微微点了点头,我将肉棒更加的深入她的口中,但是她的喉咙不是很深,所以大概只进了四份之三的样子,就这样我抓住了女儿的头,在女儿的嘴巴里做着活塞运动,女儿湿润的舌头让我觉得好爽,而且她的口水越来越多。  逐渐的,我越来越粗暴,狠狠的在女儿的小嘴里面抽送着,当我的节奏越来越快的时候,终于忍不住,将所有精液都射进了女儿的嘴里,女儿虽然有些不知所措,但是最后还是很温柔的将我肉棒上残留的精液舔了个干净。  正当女儿要将精液吐出来的时候,我对她说道「娜娜,不要吐出来,要吞进去,这可是很有营养的东西哦。」  而女儿却眼巴巴望着我,皱着小眉毛,一脸的不愿意,最后在我的恳求下,终于将浓郁的精液咽进了喉咙,在吞下去的时候,还不小心被呛到了一下。  当女儿将嘴巴擦干净以后,突然间,她看见我的肉棒依然挺立着,不敢置信的说道「爸,你怎麽射了以后还是那麽大……我看书里说,男人只要射完就会变小了。」  「那是因爲爸的肉棒非常喜欢你啊,所以又变得精神起来了,这一次让爸爸在你下面摩擦一下好不好?」  「爸,你真的那麽想要吗?」  看着我坚定的眼神,最后女儿无奈的说道「好吧,但是说好了只能摩擦而已,你要是敢进去,我这辈子都不原谅你。」  我来到了女儿的私处面前,而她由于害羞而夹紧了双腿,但是最后还是被我给掰开了,而女儿则捂住了自己的潮红的俏脸,娇嗔道「爸,不要老是盯着我看,好难爲情……」  「不用怕,这次让爸爸帮你舒服一下吧。」  我轻轻张开了女儿的阴唇,她的体毛很少,大多数都是细软的绒毛,而阴唇更是娇豔的粉红色,最后,我用舌头去舔弄着女儿的小豆豆,最后在我的挑逗下,逐渐变大了,偶尔我也会用嘴巴吸允女儿的蜜穴,将她里面的蜜汁全部吸进自己嘴里,真的是甘甜可口啊。  「啊,爸……不要,好刺激啊,我快受不了了。」  我没有理会女儿的叫声,继续和她的蜜穴深吻着,上下舔弄她的缝隙,终于她外面多余的蜜汁都被我吸完了,我将自己的舌头卷起来,爬进了女儿的阴道里面,上下左右的来回蠕动着,在过了几分锺后,女儿的小穴又再次分泌出了很多爱液。  我见时机已经成熟了,就掏出了自己的肉棒,在女儿的入口哪里来回摩擦着,但是我下面已经快爆炸了,这种程度再也无法满足我了,我趁女儿不注意的时候,将肉棒忽然之间滑进了她的蜜穴里面,跟上次一样只是进了一半。  而这时,女儿也惊声大叫起来,「爸,你还说只是摩擦,你骗人……」  爲了不让女儿反抗,我下半身顶住了她的臀部,又搂住她的脖子,用接吻来缓解她的害怕,最后,我说道「爸爸下面已经涨得快爆炸了,娜娜,你就让我来一次吧,我绝对会很温柔的。」  我的柔情似水,让女儿有些松动了,最后我对她说道「娜娜,爸爸要你成爲我的女人。」随后,我又和她深吻着,湿吻着,而娜娜也默许了。  就在这个时候,我的下半身猛然一发力,终于长抢突入阵地,整根肉棒在女儿的嫩穴里没根而入,而女儿也发出了有些痛苦的叫声,而我在这个时候保持住这个动作,不再挺动,而是轻吻着女儿,柔声的安慰道「不要怕,爸爸会永远保护你,永远和你在一起的。」  而女儿似乎也慢慢不再害怕了,从我插进她体内的那一刻开始,我发现她看我的眼神已经不再是女儿看父亲,而是一个女人在看她的男人,然后娜娜温柔的捧着我的脸庞,说道「爸,我不怕了,你现在可以动了,我一定会忍住的。」  就这样我们拥抱着彼此,恨不得融化在一起,而我的下面也没有閑着,我一边抱着娜娜,一边在她的蜜穴里慢慢的做着活塞运动,在我的耐心下,娜娜好像也不是那麽痛了,于是我开始用力抽动着。  整只肉棒此刻完全在女儿的体内,她那种紧致的包容力让我差点交代出来,我控制好了自己的节奏,后来女儿也逐渐开始喘息,好像慢慢有了快感了,而我像是受到了鼓励一样,又再次加大了抽插的力度,而女儿也终于忍不住叫了出来……  「啊!爸,我…感觉好像越来越奇怪了……」  「是不是很舒服?」  「嗯,……很舒服……」女儿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说出来。  看见她这个羞答答的样子,我坐到了地上,将女儿扶了起来,让她坐在我的胯下,在整个过程中我们的交合处一直没有松开就换了一个体位,我用双手伸到女儿的后面,紧紧抓住她的屁股,上下抬动着,配合我的肉棒,我每次都会更加紧密的沖击着女儿的蜜穴。  「啊~ ,你好激烈啊,爸爸,人家快受不了了。」终于女儿完全被沦陷在我的攻势下,在这个时候,她双手搂住了我的头部,将饱满的乳房贴在我的面前,而我当然也很不客气的将女儿的奶子含进了嘴里。  上面含着女儿的乳房,下面插着女儿的嫩穴,真是人生一大快事,就是此刻让我精尽人亡,我也心甘情愿了……  我剧烈的坐着活塞运动,女儿也在我的进攻下,香汗淋漓,在我面前的乳房也上下颤抖着,最后,女儿用充满了爱欲的眼神看着我说「爸,吻我。」  「恩」  我和女儿湿热地拥吻着,这一次,她非常的主动,还吸着我的舌头,这种状态持续了好一会,女儿忍不住说道「爸,我感觉有什麽快来了,再用力点,我要你更多的爱……」| 听到女儿这句话,我忽然间全身充满了力量,就这样托着女儿的屁股站了起来,而女儿爲了不掉下去而紧紧搂住了我。  我的肉棒在女儿的蜜穴里大力抽动着,每次抽动,都会发出啪啪的声音,那是我们紧密结合着的证明,终于,我也快到达了极限,每次深入都更加用力,一直顶到了女儿的子宫口,而她也开始剧烈的叫唤着「啊,好舒服,我不行了,爸,快点给我……」  终于,我再也忍不住了,将我所有的精液都射进了女儿的子宫深处,我一直射,一边仍然不断的插着女儿的深处,在抽射了十几秒后,我终于停了下来,可是我仍然能感觉到,女儿的整个身体都在发出不可控制的颤抖,这说明她还在持续的高潮着。  我们两个都无力地躺了下来,我将女儿搂在了自己的怀里,而她充满了幸福的笑容,说道「爸,你在我里面射了好多,暖洋洋的,好舒服。」  几天后,在树林里,女儿双手扶在了树干上,充满弹性的臀部高高的翘了起来,而我脱掉了裤子,掏出了自己的肉棒。  「爸,真是的,这几天一天就做四五次,现在来摘点水果,你还要做……」  我二话不说,就将肉棒从女儿的后面直接插入了她的蜜穴,一进去后,我立刻就说道「你这个好色的女儿,还说不要,前戏都没做呢,爲什麽里面这麽湿?」  「讨厌……还不是你把人家带坏了。」  「啊——!」还没等她说完,我一开始就用尽全力的在她后面抽插着,现在她已经完全不痛了,此刻我们做爱的姿势就像动物一样,我双手抱在女儿的小腹,脸贴在她的背上,下半身就像野兽一样猛烈的抽插着,很快的女儿的水就越来越多。  这个后面的姿势,真的好过瘾,把我的肉棒夹得紧紧的,虽然本来女儿的小穴就已经够紧了,我每次都深深的顶在女儿的花心,由于是在是太爽了,我在抽插了不到十几分锺,就感觉自己到极限了。  啪啪啪……  女儿的水已经流到了我的肉棒和精囊,所以我们交合的时候,都会响起啪啪的水声,就是这样淫蕩的声音让我们情欲更加高涨,最后,我终于忍不住了,紧紧抱着女儿,下体用力再用力,最后将我滚烫的精液从后面射入了女儿的蜜穴。  在我们的交合之处,淫秽的乳白色精液从女儿的阴道里流了出来,每次看到自己的肉棒正放在自己亲生女儿的体内,而且说不定我的精子已经进入了她的卵子里面受孕了,想到这里,总是会让我更加兴奋。  没有过多久,我的肉棒又坚硬地像钢铁一样,我又开始在女儿的蜜穴里抽搐着,而女儿也逐渐迷失了自我,任由我在她身上耕作,播种。  「爸,我已经是你的女人了,我还要……」  「帮爸爸生个孩子好不好,我们就在这里快乐的生活一辈子。」  「啊!啊……嗯,我要给你生好多孩子,所以,快点让我受精吧……」  就在这个时候,我们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在树林里出现,而她看见我和女儿淫蕩的对话,还有正在激烈做爱的画面,直愣愣的呆住了……  我和女儿,不敢置信,又百味陈杂的喊了一声……  「妈……?」  「张丽?」